• 古代玄幻小说推荐-都市仙侠修真小说 - 海王书城

    • 首页 > 追妻火葬场孩子都生了

    小说排行榜~《追妻火葬场孩子都生了》是作者章节精彩试读

    来源:ygscx|小说:追妻火葬场孩子都生了|时间:2022-09-22 18:14:41|作者:对味

    温竹瑶顾行简是作者对味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。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,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,是对味很有代表性的一部言情小说。那么温竹瑶顾行简的结局如何呢?让我们拭目以待吧! 门口站着的主管指着温竹瑶,声音除了愤怒之外似乎还带了些别的......

    追妻火葬场孩子都生了温竹瑶顾行简

    门口站着的主管指着温竹瑶,声音除了愤怒之外似乎还带了些别的情绪,只不过温竹瑶没有在意。

    “我只是想看看而已。”她才出口解释了一句,就见主管蓦地上前来扯住她的胳膊,将她推搡着推出了仓库的门。

    “这儿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!以后也别来了!”

    “莫名其妙。”皱着眉回身看了眼被紧闭的仓库门,温竹瑶摇了摇头。

    她就是好奇,想看一眼而已,至于这么大反应么?

    算了,管他呢,时间也差不多了,她该去接温灵儿了。

    托儿所外,温灵儿乖巧的拿着老师给她的气球站在门口,等待着温竹瑶的到来。

    温竹瑶下了车,站在离托儿所门口不远处朝着她挥了挥手。

    “妈咪!”温灵儿眼睛一亮,随后抓着粉色的气球朝着温竹瑶的方向冲了过去。

    “哎,灵儿今天开心吗?有没有乖?”半蹲下身来将撞进自己怀里的温灵儿搂进怀里,她用下巴蹭着她的额头,逗的温灵儿一阵咯咯笑声。

    “有的妈咪,灵儿很乖的!妈咪你有没有想灵儿呀?”

    “你就是这么做母亲的?只有几步远而已,为什么不亲自过去接她?”

    稚嫩的女声和男人低沉带着责问的声音同时响起,温竹瑶愣了一瞬,猛地回身,站在她身后的人不是顾行简又是谁?

    这可真是应了那句老化了,冤家路窄。

    温竹瑶冷笑一声,将温灵儿环抱着站了起来。

    “我怎么带女儿那是我的事,跟你没有任何关系,顾行简,你能不能别像个狗皮膏药一样跟着我们!”

    突如其来的怒火让顾行简俊逸的脸庞上闪过一抹哑然,他张口似乎想说什么:“你或许误会了,我。”

    只不过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她打断了。

    “怎么,想找别的借口是么,顾行简,你是个男人,怎么还敢做不敢当!”

    温竹瑶受够了被顾行简一直盯着的生活,她很讨厌这样的“监视”,连带着语气也愈来愈差。

    “顾总,都安排好了,我们走吧?”

    二人之间忽的僵持起来,但周秘书的一番话,却让打破了二人之间凝起的薄冰。

    等等?安排?什么安排?

    温竹瑶一愣,才从刚刚的愤怒中反应过来,她忽的意识到,自己是不是弄错了?

    看着架势,顾行简似乎是正巧路过这里?

    完了,出糗了。

    温竹瑶抿着唇,眼中闪过一丝赧然。

    顾行简向旁边的周秘书说了句什么,临走时还不忘挑火似的留下一句话。

    “想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    该死!顾行简!

    “妈咪,你是不是不高兴呀?”怀里的温灵儿轻轻扯了扯她的袖子,眨巴着眼睛看着她。

    “没有,灵儿饿了吧?妈咪带你去吃饭。”对上那双小鹿般的眼睛,温竹瑶就算再怎么不高兴,也还是将那股气压了下去。

    下午两点半,她将温灵儿送回了托儿所,回到珠宝行时,上午将内外都围的水泄不通的警察已经撤走了。

    才将包放在桌上,门口便有个接引员探头进来喊着温竹瑶的名字。

    “温竹瑶?有人找你!”

    有人找她?

    椅子转了半圈,温竹瑶侧身看向门口:“我在,谁找我?什么事儿?”

    “是一位女士,她的珠宝手链坏了,指名道姓让你过去帮忙修呢。”

    叹了口气,温竹瑶心道一声果然。

    她就知道,从基层干起,一些大事是轮不到她头上的,枉她刚刚还期待了那么一瞬。

    平静了下情绪,温竹瑶摇了摇头:“我就算了吧,修复技术比我好的多的是,麻烦你和那位女士说一声,换人吧。”

    她倒也不是故意推辞,只是自认说了实话罢了。

    见温竹瑶拒绝,门口的接引员“啊”了一声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    “真不去呀?我看了,那串手链还挺罕见的,你真不去呀?”

    罕见二字触动了温竹瑶的好奇心。

    有多罕见?是她没见过的类型吗?若是真的,那去看看也不是不可以,正好能加深一下对各类珠宝的了解。

    在接引员离开之前,温竹瑶双手撑在桌上起身,紧走了两步。

    “等等,我跟你去!”

    确实是很罕见的珠宝手链,链条是黄金质地的,而且选用的是最上等的软黄金,两排链条上都点缀着小珍珠,其中最醒目的便是中间的那款吊坠,其中镶嵌的几颗祖母绿宝石清透,质地饱满,高雅至极。

    如果不是它的链条已经全部断裂,宝石上也遍布裂痕的话。

    温竹瑶戴着白色的手套,有些可惜的盖上了盒子。

    站在她对面的那位女士戴着黑色的墨镜,金色的大波浪卷发衬托出她的贵气,此刻她正一脸焦急的伸长脖颈看向温竹瑶。

    “嘿,怎么样?可以修好吗?需要我买什么修补材料吗?你尽管说!反正我不差钱!”

    关键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