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古代玄幻小说推荐-都市仙侠修真小说 - 海王书城

    • 首页 > 安眉依穿成渣女

    小说安眉依穿成渣女更新-安眉依穿成渣女免费新章热门

    来源:yw|小说:安眉依穿成渣女|时间:2022-09-22 19:41:03|作者:顾怀之

    《安眉依穿成渣女》,这是由顾怀之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,故事情节围绕安眉依墨御辰展开,故事情节跌宕起伏,惟妙惟肖。最新章节不容错过。她穿越了,穿到安家村十恶不赦的“渣女”身上。“沉迷男色”“未婚先孕”“贪金爱银”是她的标签。她睁开眼,是家徒四壁;闭上眼,是便宜丈夫恶狠狠地骂“拿了休书就滚”。唯有柔软小团子乖乖喊娘亲抱抱。她无语凝噎,誓要一雪前耻,活出个人样。奸夫?阉了再说!村霸?打了再说!相公?当然要亲亲么么要抱抱!一手绝世医术在手,一张乌鸦嘴在口。在这女子不能从医的年代,她把小...

    安眉依穿成渣女安眉依墨御辰

    第九章

    第九章 寡妇门前是非多

    王翠花眼神闪烁了下,“我……我过路看到的呀,还是我告诉的墨御辰。”

    想着墨御辰会求到她家头上,王翠花就忍不住雀跃。

    等她求婆婆放水救了他的秧苗,他就会知道她跟这个只会让他丢脸的懒婆娘谁好了。

    不待安眉依说话,莲凤就不屑道:“切,谁信!”

    王翠花正欲回嘴,安眉依双手抱胸,笑着说道:“我信。”

    莲凤和王翠花皆是一愣,齐齐看着笑容意味不明的安眉依。

    安眉依兀自又笑着重复:“我真的信。”

    这下王翠花都忍不住露出讽刺的神情,就说这女人看似长了一张精明脸,实则生了一副笨心肠,活该被杜凌浩骗得晕头转向。

    不曾想王翠花的念头刚落下,便听见安眉依陡然冷下来的声音。

    “因为水就是她放的。”

    王翠花心脏突一下,黑黄粗糙的大饼脸僵硬了一瞬,下意识反驳:“胡说八道,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放你家水了,我告诉你,你少在这儿血口喷人,别以为我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。”

    每每与人吵架,王翠花总要拿没男人说事,好像守了寡,就该别人欠她的一样。

    安眉依还真不是血口喷人。

    昨晚她起夜,恰巧看到一个人影扛着锄头摸黑从院外走过,身材跟王翠花一模一样。

    原本安眉依没把这事放心上,可王翠花急不可耐跑去墨御辰跟前当好人,又忍不住到她面前得瑟,这么一结合,也就不难猜出放水之人十之八九就是王翠花。

    “墨御辰应该是去找你婆婆商量放水救急的事了吧?”

    王翠花一个大字不识的妇女,没多深的城府,对上安眉依笃定的眼神,心虚二字就写在飘忽的眼睛里了。

    王翠花还在想怎么辩解,安眉依眼神更冷,语气也更咄咄逼人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,不过只要有我在,墨御辰就不可能娶你。”

    莲凤转过弯来,指着王翠花恍然大悟道:“哦,你是想先偷偷放了她们家的水,墨御辰就会找你们帮忙,然后让墨御辰欠下你一个人情,从此对你刮目相看。”

    被戳穿了心思,王翠花的脸蓦地烧起来,涨得通红。

    “是又怎么样?安眉依,你根本配不上他,你除了会给他戴绿帽子,打孩子,败家,你还会干什么?这几年你尽过一丁点妻子和母亲的责任吗?像你这种人就应该跟杜凌浩在一起,要烂烂一锅,别连累别人!”

    王翠花索性承认,反正男人都死几年了,改嫁天经地义,谁也指摘不了她。

    安眉依拳头捏紧复又松开,语气出奇地冷静,“你说得对,之前我的确是不知所谓,但俗话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。”

    “孺子可教也。”

    一声叫好突然插进来,原是被她们的争执引来的里正。

    里正年轻时考过十次秀才都没中,是以平生十分崇拜有学识的人,村里如今有个秀才会念几篇诗词,做几篇文章,常常恨不得把人捧到天上去。

    所以那些大道理哪怕是从安眉依这种劣迹斑斑的女人嘴里说出,里正也表示欣赏。

    “没想到墨家媳妇还有几分学识……”

    王翠花打断里正道:“会念两句鸟语就叫有学识了?让她去考秀才她行吗?”

    人一冲动说话做事就容易不过脑子,等看见里正脸色不好时已经晚了。

    莲凤也是个灵敏的,马上接腔道:“翠花嫂子,你是在指桑骂槐,讽刺里正屡考不中?”

    “你——我可没这个意思。”王翠花马上也变了脸色,里正好歹是安家村里管事的人物,得罪里正只有坏处。

    里正气的冷哼一声。

    趁他们注意力不在这边,莲凤小声对安眉依道:“咱们让里正帮忙评评理,到时候秧苗旱死了,好找王翠花家赔。”

    安眉依摇摇头,“光凭我的一面之词,王翠花不会承认,里正评不好还容易惹上闲话,这事我们自己解决就好。”

    主要是原主的人设口碑太差,万一王翠花拿她勾三搭四的作风说事,即会连累里正,还会对她自己造成更坏的影响。

    “墨大家的,刚才我远远听了一嘴,你家秧田的水是被人恶意放了不是?”没想到里正主动提及。

    王翠花难免心慌,忙不迭撇清,“明明是他们自己没堵好缺口给漏了,休想怪到我身上来。”

    王翠花越说气起壮,“里正,您可是村里德高望重的人,不会也被这小浪蹄迷了眼,打算来个颠倒黑白屈打成招吧?”

    安眉依和莲凤对了个眼色:瞧瞧,这还没开始呢,就把脏水泼出来了。

    里正今年六十有二,迂腐却耿直,听到这话顿时火冒三丈,仿佛被人挖了祖坟一般气愤,一把老骨头直颤抖,一时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  “王翠花,亏我还称你一声嫂子,你怎么红口白牙凭白侮辱人?我反正名声不好,你践踏就践踏了,但你怎么能这么冤枉一个清白正直了一辈子的老人,你是成心让他晚节不保吗?”

    安眉依笃定王翠花不敢得罪里正,所以句句戳在王翠花的肺管子上,让其不敢再胡说八道。

    “这骚蹄子,现在装什么正经?”王翠花心里暗骂着安眉依,但总归智商回来点。

    下一秒,她连声赔不是,甚至象征地打了自己两下嘴,“看我这臭嘴怎地就没个把门,对不住啊,里正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。”

    里正心绪难平,吹胡子瞪眼,“哼!”

    王翠花讪讪后退两步,低下了头。

    安眉依道:“里正,谢谢您的好意思,水田的事我们自己解决就可以了,要不您就早点回家去吧,这午饭时间到了,不好让婶子久等。”

    原本里正骑虎难下,管了怕被人乱嚼舌根,不管又觉得对不起里正这个称呼。

    听到安眉依的话,他犹豫了下便就坡下驴,“那行,如果解决不了让你家男人来找我。”

    “好咧。”安眉依笑容端庄中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感激。

    里正临走前瞧见了,心道这小媳妇好似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不堪了?

    关键字: